2016,挥手自兹去

 ■ 王爱娣 001ko2gzzy77dizqp9r3d690
  2015满满幸福的笑容还挂在脸上,没有漾开,就像万世不变的明媚阳光还洒在浩浩天际一样,2016就要和我们说再见了。人生中即将过去的这三百六十五个日子,每天都是唯一的,不同寻常。不管你过得欢欣还是沉郁,也不管你是笑脸相对还是低眉垂眼,日子都是一样的过去,伴随太阳的升降起落迎来送往,迎来光明,驱逐黑暗。
  这一年,我哭过,笑过。这一年,我伤过,痛过。这一年,我有过希冀,也有过失落;有过向往,也有过收获。曾经想过,找个日子,超度自己,让灵魂飞一会儿,写一篇长文,诉说我和“一些不得不说的往事”,把一颗良善慈悲而奋发有为的心掏出来,给人看看,是非功过任人评说,可现在想来,此刻还不是时候,毕竟早已过了缓释止痛期。
  还是老老实实地写点我的2016吧。
     这一年,我有很多人要感谢。
     这一年,我有很多事要回忆。
     这一年,值得坐下来,静静地回味。
     1. “我来了,我看到,我征服!”
  暑假之初,前往陕西师大参加短期培训。此次来陕,五上西安,绕曲江,看雁塔,登古城,听秦腔,享美食,深度体验三秦大地的风土人情。
  某个黄昏,我们去登古城墙。从夕阳余晖走到暮色苍茫,我们勇往直前,古城墙有多长,我们就走了多远,直到走完全程14.28公里(实际长度13.7公里),走了三个半小时。这距离堪比一场越野赛。当时天空偶尔飘着雨丝,凉凉爽爽的。老天有雨,阴云变幻,却一直这么苦苦地熬着,没有下,微微滴几点,然后就停止,直到我们走完全程,买了雨衣,雨才终于畅快淋漓地下起来。燥热的古都,于是清凉起来。冒雨咕咚,挑战极限,感觉非同寻常!那一刻,真正体会到“什么叫难忘”。“我来了,我看到,我征服!”当年恺撒大帝为获胜而自豪,想必从人到神的感觉也不过如此!
      孟欣在西安读大学,几年不见,他长大了,懂事了。与我们一起走完全程,不叫苦,不说累,吃饭不挑食,这一点继承了父辈吃苦耐劳的好品质,这让我看到了家族的希望,颇感欣慰。
  学习结束,大家各奔前程。我拎着行李,乘坐汽车,穿越茫茫秦岭,独往汉中,在此领略大汉文化的古韵。在汉中,看风景,访名胜,走了很多路,想了很多事,也体验到从未有过的孤独。然后,又独自坐车,离开汉中,翻山越岭,前往太白山。
  行驶途中,天空突变,风雨如晦。在此茫茫天地间,不知何处有归舟。仿佛离群的孤雁,我投奔而来,却不知是聚是散,聚散两依依。不过,结局甚好。先与小龙女相会,然后又与驾车归来的五位欣喜相逢,晚上有酒有菜有笑声。第二天,老天开眼,居然放晴,我们登上了中国南北分水岭的太白山,站在高山之巅,体验风刀霜剑的严酷,看乱石丛生,也看到了太白山顶最美丽最变幻莫测的风云。天公开眼,拨云见日,让我们看到了最难得一现、又极为神奇壮观的太白山景。
    一同上山的几位,走到半途提前撤离,只有宫老师、小龙女,我们仨一直向前,行走在乱石丛生的路上,与美景奇遇,欣赏到这亦真亦幻、令人震撼的壮观。
  旅行的意义在于,在恰当的时间,和正确的人一起去看选对了的风景。我们的西安之行再一次印证了这个论断的合理性。
 
      2. “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2016这一年,我走了很长的路,粗略估算,仅咕咚记录,用脚步丈量的距离是771.95公里,仅8月份就走了146.88公里。
  七月下旬,回到故乡,拜望父母亲人,与昔日同学朋友们短暂相聚。与敏驾车出游,载着云和芬,追赶着奔跑的前车,我们一起摘葡萄,看风景,站在紫薇花田旁,遥望九华山峰云雾,夜走芙蓉湖畔,感受小城生活的烂漫时光。
回到离开十八年的芜湖,和昔日同事相会于江滨,沐浴江风,看江城日落美景,畅叙别后时光。秀的大方,萍的优雅,庆的闲适,一如既往。爱莲已经荣升为奶奶,在家幸福地带孙子。晓霞娴静从容,竟能从电话里辨出我的声音,叫出名字。十八年了,是我没变,还是她们依然记得我的音容笑貌?第二天,庆驾车带我游东山,看雕塑,拍荷花,烈日炎炎,汗水淋淋,那些情景仍旧历历在目。
  淮从南京来,我们一起见到了宛,接受宛的宴请,喝到宛亲手调制的葡萄美酒,还见到了她的楚楚动人的女儿。时光真如流水一般,滔滔,不息。扼住容颜,不让改变,是所有女人的心愿吧?
  菊从繁昌来,曾经的闺蜜,至交,我们竟有十八年未见。十八年,在天一方,情谊不变。那天在铁山宾馆门前,远远看着菊从出租车上走下来,那一刻,忽然一阵心酸,心情变得萧索、沧桑起来: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
这情景,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泪如泉涌。
  1998年离开芜湖以后,我们竟有十八年没有见面。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一起吃睡,一起会友,一起行走,一起寻访母校,寻根,寻梦,寻找失落的青春,追忆逝水的流年。走进母校,找回记忆时的那一刻,我激动,兴奋,热泪盈眶的感觉,此生难忘。
  在芜湖,我们见到了三十年未见的郑、王、杨和秀同学以及恩师,听老师说往事,说我们同学之间的故事。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老师头发白了许多,我们也都不年轻了。
      在宣城,早晨和当年的书记缨一起登敬亭山,中午汪局驾车带我们去郊游享美食,晚上和至亲至爱的雯刚见了面,就匆匆说再见。还有三十年没见的霞、岚、菲、俞、周、胡、民等等(若有遗漏稍后补上),一大批在宣的老同学,大家聚在一起,喝酒,叙旧,驾车远游,仿佛一切都回到从前。正是哩,最好的年华,最美的季节,最纯的年代,我们在古城相会,青春在这里绽放,人生从这里启航,记忆也定格在这美好的时光里。
 
    3. “百尺豪情怀韵士,三分夜月小扬州。”
    天风吹我上南楼,皓月当空景最幽。
    百尺豪情怀韵士,三分夜月小扬州。
  这是清代都匀人陶延皋的《南楼夜月》。最后一句化用了唐代徐凝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的诗句,写的是都匀文峰塔所在的城南剑江之滨具有江南水乡的风韵。
  国庆之际,来到都匀,会见老友,与陈、黄、杨三位老师和水波六,以及可爱的小王艺,我们一起看剑江,吃饭喝酒聊天,夜游茶博园。讲学之后,行走黔南大地。再次来到石板街,沿着当年徐霞客的足迹,登上东山之巅,然后踏上风雨桥,走进文峰园,看滔滔不绝的剑江河水,领略都匀的文教历史文化,留下两万四千余字的都匀游记。
  离开都匀,坐车前往荔波,走进山林,欣赏到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大小七孔。然后又去三都,经陈老师推介,遇见纯情美丽的水族姑娘,我们一起去了怎雷水寨,看梯田,看粮仓,又在产蛋崖看石蛋奇景,去水族博物馆,了解水族特有的历史文化,感受贵州多姿多彩的民俗风情。
  最后,来到贵阳,走进阳明祠,继续我对王阳明“心学”的兴趣,准备认真阅读《传习录》,了解王氏“心学”要义;还要去读《王阳明大传》。读其书,知其人。
 
  4.2016 读书•教学•研究
  读书行路,仍然是我这一年里最惬意的事情。这一年,我还是读了几本书,不必梳理名目,读完的,搁着,没读完的,继续。古典诗词,传统文化,依然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读国外母语资料,一直没有间断。
  今年,是中西方两位戏剧大师汤显祖和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周年,深圳举办了一些相关活动,去深大听讲座,去保利剧院看汤翁的昆曲“临川四梦”,看莎翁的《皆大欢喜》《麦克白斯》,领悟戏剧人生的妙意。
  教学,是我的生存之本,谋生之道。这一年,我一如既往地做好它。两个班的语文课,工作量相当饱满,有时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对境外语文教育的多年研究,很多思想和研究成果早已应用到我的课堂教学上,我也愈加觉得自己在教学上得心应手,有时能够达到一种境界了。
  这一年,外出讲学活动仍在继续中。赴厦门,为初中语文教师讲授部编本教科书的使用;去都匀,在黔南民族师范学院为国培班教师讲研究;在深圳,为教师相继讲授“境外语文”和“港澳台语文”两门课程;去新安中学,为高二文科生讲英国的莎士比亚教与学。每一次讲座或授课,均获好评。
  这一年,我的研究在进行,成果仍在收获中。年初,完成万余字的论文《教育是一种无处不在的关怀》(《江西教育》2016.4);六月,完成八千字的论文《写作教学亟待解决的四个基本问题》(《语文教学通讯》2016.7-8);九月,完成万余字的《<哈姆雷特>导读前言》,并完成《<哈姆雷特>导读》书稿。最得意之作要属《<哈姆雷特>导读前言》,我觉得自己对哈姆雷特的解读,立足文本,尽可能还原了作品中哈姆雷特的形象。可能还有其他文字,一时想不起来了。至于几万言的游记随笔及微信碎片,均列在成果之外,只算是心灵走笔,消遣而已。
  这一年,我主持申报的深圳市教育科研“十二五”规划重大课题结题,熬过多少个日日夜夜,总算又完成一项研究任务。
  这一年,应省教研室冯善亮老师邀约,我参与的广东省某重点课题研究成果已经出版,其中有我做的美国、加拿大、 澳大利亚,以及台湾地区初中语文教育研究内容,字数过万。
  年末清算“账目”,突然觉得自己好累,压力好大。生活杂务除外,教学和研究,始终未曾废离,一直认真做着,一样不肯放松。虽说教学是我吃饭的本钱,可是,我的研究从来就没有脱离过教学,对教学极为有利。这些事从来就不是为我王某个人而做,它的意义和价值已经得到了证明,可是,谁又能教我如何保持充沛的精力,保护好逐渐老迈的身体,为语文教育做更多的事情呢?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想得太多,可是又不能不想。语文的事情,教育的事情,教书育人的事情,诸如此类。我好管闲事。
  看来,平常在微信里晾晒的吃喝玩乐,只不过是我繁重劳动间隙的小曲或调味剂。
  孟子曰:“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
  过去,我以为“君子三乐”我皆得之,可别人未必就认可,倘若如此,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家庭之乐,我拥有;灵魂的坦然与从容,我也拥有。可是,我不敢说我“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因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我都没有办法能够教出“北大”“清华”的学生。幸好小花和云霞的到来,让我再次成为华师两位硕士研究生的指导教师,她们应是高材,那我便是“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了,三乐俱全,何乐而不为?
 
    5.  2016 年终小奖
  最后,必须记下一笔:2016年结束之际,我意外收获一部苹果手机(128G果7)。早在两年前,果6上市前夕,老鲍就说要给我买一部,可我不同意,原因有二:一是支持国产品牌,他们父子都用华为,我也不能落后;二是苹果价格太贵,一顶三,一部苹果可以买三部我的玫瑰金荣耀。在每一分钱都来自血汗的我看来,用苹果太奢侈,奢侈就是浪费,浪费不是好品格,应该杜绝,所以,我拒绝买苹果。而现在,既然天赐良机于我,到口的馅饼不吃,那就是连鲁迅先生也要骂的“孱头”了。
  这样写着写着,我的2016竟挥手自兹去,2017已萧萧班马鸣了,从黑夜起步,走向黎明……
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