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恩遇,十年引导,十年教诲

十年恩遇,十年引导,十年教诲
——写给我们的建新老师
王爱娣
【作者按】 这是7年前写在博客里的文字。前不久,《语言文字报》编辑发现了它,摘编部分内容,刊登在贵报2017年1月13日第3版。在此感谢责任编辑王晶老师!
    时隔7年,江山易主,世事多变,但恩情长在,此生难忘。春节前夕,谨以此文,献给敬爱的唐老师,祝您: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7年前的12月,唐建新老师即将荣退,南山语文人感念恩遇老师的培养和教诲,建伟(校长)主动发起,为唐老师做个纪念册,我负责外联,以一颗后生的虔敬之心,把一条条短信发往全国各地,恭请中语界出版界杂志界高校等名家大师以及市区教育局有关领导书写他们眼里的建新老师,共收到100项贺辞,每一条温暖的回复,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份感动,一份沉甸甸的收获。最后,南山中语会为唐老师举办研讨会,意义深远。

20170113

    我早该写点关于建新老师的文字,可是,每每举笔,思忖良久,最终又不得不放下,实在不知从何说起。十年的恩遇,十年的引导,十年的教诲,从课堂教学到编写教辅案例,从发表文章到出版专著,我的每一次进步,无不包含着建新老师的期待、鼓励和敦促,无不浸透过建新老师的付出。 
    唐建新老师,在乐山同乡的眼里是所长;在南山教育界人士心中是主任;在年轻的南山语文教师面前是慈父;而在我眼里,他始终是“老师”。我从未以“主任”称之,而是一直这么固执地称他为“唐老师”。古人有一字之师,来深十年,我算是拜学于唐师门下,岂止是学到千字万字?“唐老师”这个称呼不会因为时空变换而发生变化,我对唐老师的感激和敬意,也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有丝毫的减损。
    第一次见到唐老师,是2001年8月在南山区作为全国首批课改实验区的新课程培训会议上。当时,刚从南京大学毕业来到南山,我很有些心高气傲,为自己重回中学教坛尚存些许不甘和无奈。因此,第一眼看到南山中学语文教主般的唐建新老师——我们的语文教研员时,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外表不潇洒,形象亦不高大,身体却还壮硕,一张宽脸,半长的头发很认真地往脑后梳过去。
    其后两天的学科培训阶段,唐老师却像一位导演,为我们上演了一出新课程培训的好戏。我第一次目睹区内几位名师的讲课风采。他们一下子改变了我的看法,让我感到南山中学语文教坛竟是藏龙卧虎之地。后来才意识到,这次培训只不过是唐老师拔擢先进、奖掖后生的一个剪影。唐老师历来如此,南山中学语文界,谁有思想,谁有文采,谁肯吃苦,谁有创造力,他都一清二楚,知人善用。为此,南山语文新人层出不穷,走向省内外,走向全国,也便不足为怪了。
    来到南山以后,我也踏踏实实地做起了我的中学语文教师。在唐老师指导下,我的十数节教学课例已被录制出版,近百篇论文、案例发表并部分被转载,在全国产生积极影响,我从教学中获得了成就感。此后,从美国进修回来,我找到了研究方向,也找到了职业的幸福感。 
    如果说我在语文教学方面有什么长进的话,唐老师功不可没;如果说他还愿意把我当作学徒来培养的话,那是因为他发现我虽然做事毛糙,但我能吃苦,还算勤奋,能做点事情,“竖子可教”。
    只要是与语文有关的事情,建新老师都会严格把关。在全国性的语文学科会议上发言,他必定要求我们准备好发言稿,有时三遍五遍地修改,还要求试讲,算准时间。在公开课展示教学方面,对我们的要求几乎达到苛刻程度。记得我为深圳全市初中语文教师开设的第一堂“走进新课程”公开课,因为“我爱我家”这个话题我曾对自己学生上过,效果很好,于是麻痹大意,没有考虑到借班上课的差异,也没有把第一次在全市公开亮相当作一回事,结果虽然不错,可唐老师不满意。返回途中,唐老师在车上当着区里许多语文老师的面,毫不客气地批评我,说我没动脑筋,没研究,不重视。还有一次,为广东省初中语文骨干教师做培训,唐老师对我的课件不满意,讲课前一天晚饭时要求我重新备课,人教社王涧博士说差不多就行了,而我想到唐老师的苛刻要求,就咬紧牙关一直忙到了凌晨四点。有了这些经历,后来无论上公开课,做培训,还是开讲座,我都学会了一丝不苟地认真对待,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记得在贵阳召开的第四届“人教杯”会议上,十位发言教师中有三位来自深圳南山,我们的发言都得到了专家组的好评,被称为“南山语文现象”。会上有位老师直接提问,要求唐老师解释“南山语文现象”背后的原因。会后闲谈时马蓉老师说:“我的发言别人怎么评价我不在乎,只要唐老师满意就好。”可见,唐老师的评价对我们有多重要。
    唐老师一旦认定有意义的事情,他会让你坚定不移地做下去。我的《美国语文教育》的写作与出版,得到唐老师莫大的激励与帮助。那是来到南山三年之后,我顺利通过英语考试,成为了深圳市教师海外培训学员,将赴美国学习考察,当我告诉他这个消息时,他便下达任务,要求我珍惜难得的机会,用中国语文教师的视角关注美国母语教育,回来以后给全区中学语文教师做讲座。
    其实,在美国考察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搞出什么名堂,“美国语文教育”这么庞大的话题,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写。我把自己草拟的提纲发给唐老师看,他立即帮助我梳理思路,提出建议,最终迫使我在十分艰难的情况下完成了《美国语文教育》的写作。说实话,如果不是他的期待,不是他的引导,不是他坚定不移地认为做这件事情对全国语文教育“有意义”“功德无量”的话,或许,我的书稿早就胎死腹中了。
    在《美国语文教育》写作过程中,我烦恼过,痛苦过,几次想到要放弃,可是唐老师不答应,他认为作为南山语文“海培”第一人,必须做,必须把它认真做到底。有时是鼓励和期待,有时便是强制加逼迫。当我灰心、气馁、犯难的时候,他便鼓励;当我粗制滥造、胡乱书写的时候,他就毫不客气地批评。此书的写作历时两年,六易其稿,增删无数次,他都提出了宝贵意见。书稿完成以后,他又不遗余力地向外宣传,推荐出版社,最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欣然接受了我的书稿。出版社希望我能找名人写序言、题书名,扩大影响,当我向唐老师求教时,他的回答是“不必找”,要求我“朴素出版,用事实说话”。后来,该书被《中国教育报》等多家媒体评为“2009年影响教师的100本图书”,被评为中国教育学会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奖;我的美国语文教育系列研究论文获得深圳市首届教育教学科研优秀成果一等奖、南山区第一、二届教育改革创新奖等,这些都证明了唐老师对此项研究具有前瞻性,他的引领使我坚定地走上了境外母语教育研究之路,一做就没有再停止。
    其实,唐老师对后生的激励与培养并不局限于南山,南山以外,凡是在语文教学与研究方面有建树的老师,不少人都得到过他的肯定和推荐,这也开阔了我们南山语文人的视野。 
    唐老师即将退休,南山中语会要为他开个研讨会,张建伟老师和我商量着要做个纪念册。考虑到软弱稚嫩的笔力无法概括唐老师的业绩和贡献,无法表达唐老师在全国中语界的影响,更无法书写站在我们面前的高高大大的唐老师的形象,于是,我怀着一颗后生的虔敬之心,把一条条短信发往全国各地,恭请全国中语界出版界杂志界高校等名家大师以及市区教育局领导书写他们眼中的建新老师。每一条温暖的回复,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份感动,一份沉甸甸的收获,它们见证了唐老师从事教研工作30年的累累硕果。唐老师在全国中语界的影响,不是“吹”出来的,而是像钢铁一样“炼”成的,正如他自己所言,“要用事实和实力说话”。
    遇上唐老师,是南山语文教师的幸运,更是我的幸运。他让我觉得教语文原来这么有趣,其中大有学问,语文教学值得我一生去爱,用一生去追求它的理想境界;他更让我懂得语文学科研究原来这么深不可测,值得我一辈子脚踏实地地去做。
敬爱的唐老师,您有夫子之心,却无垂老之颜,您对语文事业的热忱,您对我们语重心长的批评和谆谆教导,亦如芝兰之香,永远萦绕在我们心头。
    祝唐老师身体健康,愿您一如既往不吝赐教,为语文事业奉献更多的教育思考!
2017年1月13日《语言文字报》第3版
附原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e72010100ndu3.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