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故乡之潜山行(1)

■ 王爱娣

坐上绿皮火车
下午四点三十八分,我的绿皮火车准时出发,离开深圳,沿着大京九一路向北。上车前的瓢泼大雨仍在断断续续,整个天幕阴沉沉,一洗几天来的暑热。天色渐渐地暗下来,我掏出书本,捧在手里,以文化的方式消磨时光。与本世纪初相比,日行千里的速度早已是飞跃了,然而,自从有了高铁、坐飞机也不再是奢侈的高消费以来,绿皮火车就成了很多怀旧人士或者悠闲者的交通工具,享受这样低消费的慢生活。
为了选择下铺,也为了等孟欣来上班,我等到了17年7月17号,买到了8车8座。靠在铺上迷迷糊糊地小睡一阵,疲劳消除了,人也轻松很多。醒来时听到窗边两位年轻男士在谈工作事宜。此外,就是各种噪杂声。天色已黄昏,渐渐地越来越黑,夜幕不知不觉地降临了。借着昏黄的灯光,看看书,写写字,顺着列车奔驰的节奏,一路前行。硬卧车厢是个大通铺,不同年龄和性别的人士都有,老人孩子,男女,与谁为邻,你别无选择。当各种噪杂声袭来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学会安安静静地适应。当小儿开始哭泣的时候,长亲哄儿睡眠的摇篮曲响起;夜幕笼罩四周的时候,邻铺的呼噜声此起彼伏。我没有塞耳机,因为忘记带充电宝,只得关掉手机。十点熄灯。熄灯以后,我就开始培养自己的睡意,为了明天能够有充沛的精力去登山,我必须睡眠,尽管平日里过惯了夜猫子的生活。出门在外的日子,适者生存。
睡得比平常早了,醒得自然也很早。睁开眼时,晨光熹微,起身走到窗前,看到了天边的霞光,知道那里是东方。此时是早晨五点零七分。周围的人们还在熟睡中。我平常从来没有起得这么早,当然也没见过这个时间段的天色。今天可以慢慢地欣赏了。渐渐地,天边泛起了红光,那些灰色的云朵慢慢地被镶上了一道道的金边,尔后,又慢慢地变红,朝霞从远山的幽谷里射出来,东边的天空便显得亮丽,炫目,迷人。一抬头,忽然看到火车上方的半天空上,挂着一弯月亮,哦,二十四的下弦月。天空是纯蓝的,晶莹剔透。五点半的时候,列车经过庐山站时(不停),太阳升起来了,整个大地一片明亮,刚才日出时那份迷人的景致随之消失。光环失去之后的天底下就只有一个真切的现实的世界,不再迷人。五点五十分,列车停靠九江站,下车的人多,先前车厢里听不懂的那些方言都走了,剩下的就只有皖地之音了,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熟悉的腔调——黄梅调啦,潜山弹腔啦,岳西高腔啦,以及青阳腔之类。语言是一个人一辈子都抹不去的身份象征和文化符号。
九江之后,又经过宿松、太湖诸站,这里有长江上的小孤山,有辽阔的太湖风光。八点二十(晚点七分钟),列车停靠天柱山站。与邻铺的安庆长者说再见,便匆匆下车,深情地再看一眼我的绿皮火车K256。

赶往天柱山
天柱山是此次故乡之行的第一站。事先攻略过,了解了大致行走路线,也略懂些文化底蕴。
从火车站出来,搭乘私家车,花5块钱到潜山汽车站旁边的零牌(车站前面一个无字石碑,不知有何来历),这里有中巴车直接抵达天柱山风景区游客中心。15块钱,22公里,半小时的行程,可是,我们在这里差不多等了一个小时,客满才走。出了县城,沿舒州大道一直往前,向青山那边走,就通往天柱山。途中看到七仙女大酒店,幸好没预订房间,因为比较偏僻,离县城有一段距离。庆幸订了第二天的天仙配酒店,就在县城中心。
出门在外,只喜欢一个人默默地走自己的路,依靠别人的交通工具摆渡我,必须学会耐心等待。半个小时的车程,实在算不得什么。住处的选择却是颇费心思,原先特别想去半山腰的卧龙山庄,住一宿小木屋,但是,后来看到有人评价里说,这里交通非常不便,如果自己没开车就不要去。只好作罢,为了方便只能把住宿订在了游客中心附近。看评价,选择了桃园山庄。司机把我放在去山庄的路口,2分钟就能走到。山庄门前有一座小学,彭佩云题字的“皖山小学”,前面还有一个湖,夹在青山之间,湖水清澈,碧绿如玉。这里是通往天柱山大峡谷漂流景区的步道口。
来到山庄,发现老板娘果然年轻漂亮,如网友所说,关键是人很热情,服务周到。房间里空调有噪音了,我一说,她马上来察看;出门前,拿出地图,告诉我具体上山路线,以及游玩的景点。还让事先点好晚餐的菜,回来累了就有饭吃。
放下行李,稍作修饰,换了轻装,简易出门。从桃园山庄步行五六分钟到达游客中心。

登上天池峰顶
登高山,如敬神。
多年前,从登泰山的时候起,我就养成了这种虔诚的观念。尤其是独自出行时,这种观念变得更加强烈。老实说,我怕登山,恐高之外,还怕低血糖,可是,贪玩的我又不能不登山。所以,为了保持充沛的精力,第一必须睡好觉,第二必须背上足够的食物和水。从深圳出发时,就准备了一袋子食物,酸甜盐辣样样有;老公临行时还给我装了一瓶脉动,背在包里呢。一路上,边走边吃,饿了在吃,累了也在吃。
天柱山游客中心,对安徽各地市参观人士分期分批免票。七月份轮到合肥、芜湖、宣城、池州等地免票。购票时,我说“池州的”,售票员很友好地只给买了上下景区的交通车票,30元。坐车到大龙窝索道,进山时,要验门票。我还说“池州的”,检票口男士要求拿出身份证,我马上掏出来给他看。现在想来,我的身份证不是池州的,3402分明就是芜湖嘛,而且身份证上明明写着深圳某单位,但是,他拿着看看,没说什么,很热情地让我进去。说这些话,倒不是自己贪了小便宜,只是想说明他们没有把我当外人,我是家乡人,是安徽人,我回家了。不是吗?这让我心头好一阵热乎!
从大龙窝索道坐缆车上山,单程80元,往返140元。酒店老板娘告诉我,从炼丹湖那里回来,下山走的是天柱山索道,所以,只能买单程票。其实只有一条线路,青龙背到炼丹湖那条线路被封了,走不了,如果需要往返乘缆车者就要买双程的。
坐在缆车里,满目青山,云雾缭绕,如入仙境。想起当年一个人登梵净山,坐在缆车里也是同样的感觉,当时起大雾,很快就下雨。雨中登山,心里还是怕怕的。不过,今天倒没雨,只是仙雾缥缈,迷迷离离,远处的山景看不见,脚下的路倒非常清晰,没有雨滴,没有阳光,风很凉爽。刚才在山下,阳光强烈,暑气蒸腾,而这里却凉爽至极,不用打伞不用戴帽子,穿着长袖长裤正适合。
十点半从酒店出发,坐车上山,坐缆车到振衣岗时正好11点50。拾级而上,一路风景。从高奔台起步,途经象鼻石、通天谷、高隐亭,继续往上,瞻仰皖公神相之后,进入神秘谷、天宫、逍遥宫,最后到达天池峰。这条线路共1350级台阶,820米,山路虽然很徒,但距离不是太远,一般人上山行走40分钟到1个小时,下山30分钟到大龙窝索道处,我上山走了差不多100分钟。走走歇歇,边吃边喝。只有一条线路可以上下,时间充裕,老板娘也说了1个半小时差不多。
刚上山时,看到下山的人群,甚至羡慕,问他们还有多远。则曰“早着呢,你才走不到十分之二。”唉唉,本来是想望梅止渴的,希望有人说“不远了,继续往前,目标在即”,可是他们却选择了说真话,告诉我目标很遥远。好在估计山不高,慢慢地爬就是了,我也不在乎远与近,既然来了,就一定要登上山顶,一睹天柱风采。当然,就目前的情形看,远处什么都看不到。最后,当看到天池峰280米的标志时还是很高兴,平常走路,280米就只相当于半个操场的距离,一会儿就走到了。
登上天池峰,除了脚下,什么都看不见。前方究竟是万丈深渊,还是峭壁林立,一无所知,就连那个擎天一柱的顶峰在哪个方向都不知道。我跑到观景台上席地而坐,准备就在这里等待云开日出、天柱显形的那一刻。结果,山顶照相的山民跑过来,不断地拍照,搞得我不得不站起来,摆几个姿势,也算照顾一下他们的生意吧。这才发现,山顶也有奇观,这里有个桥,叫度仙桥,还有两个小池,石头上,岩石风化天然形成的池子。里面有水,居然叫天池。说是王母娘娘洗澡的地方。命名者的想象力真够大胆,不怕人笑。我坐在池边撩水,被拍。后来下山时,那一拨人见了我,居然笑称“王母娘娘”,岂敢岂敢!
周围实在是什么都看不见。风清凉凉的,空气湿漉漉的,特别舒适。人站在石栏边,雾在头顶上飘,便又有了仙一般的感觉。下面还有一个水泥柱子建成的“天庭”。忽然想起黄梅戏,天仙配的故事就发源在这里吧。呵呵,倒是很乐意做一回七仙女了。可惜董郎还在远方,我得飘飘荡荡下凡尘,与那懒惰的董郎一相会。
为了不辜负山民那个相素很低的数码相机给我拍的照片,我买了它的小片,钥匙扣,其实根本就不用钥匙啦,只当是纪念吧。
在此又遇到一位男孩,他告诉我,他是从南大门的佛光寺那里登山上来的,花了三个小时,不过,下山他要坐缆车了,走不动了。幸好我是坐索道上来的,还是省了很多力气。
虽然此次出门我是独行侠,而且今天也不是周末或节假日,但是山路上从不孤单,来来往往都是游客,大家彼此都很友善。兴许是时代在变,日新月异嘛,余秋雨先生的老观念要改改啦,他写的那个《寂寞天柱山》该过时了,今天的天柱山一点儿也不寂寞。
从天池峰下来,走到大龙窝索道,我尚有余勇可贾,也为了弥补没能一睹天柱顶峰的遗憾,我决定步行下山。从大龙窝索道到南大门佛光寺距离2750米,按照平常咕咚距离来讲,这实在不算是远。旁边人也告诉我大概花一个小时就到了山下。步行下山,道路比去天池峰要平缓得多,一路都是平整的石阶。意外的是,这里也有风景,没有索道以前,人们从这里上下,居然能看到天蛙峰、虎啸关、六月雪、霹雳石等景观。不过,花一个小时走到山下时,双腿走路都打颤,不听使唤了。
到达山下,有车直达游客中心。出了景区大门,才下午四点钟。本想去三祖寺,距离此地十公里,结果实在累得不行,只好作罢。
后悔自己在这里订了房间,以后来此游玩,可以选择住在县城里。游客中心可以免费寄存行李,上山去玩,然后取着行李,坐车去山下住。直接住在县城里更方便,剩下来的这段时间,还可以去别处转转。三祖寺啊,摩崖石刻啊,还有胭脂井、孔雀坟、皖光苑等很多人文景观,值得观赏、凭吊。
天柱山是上天馈赠皖地的宝物,是一座古远的神山。遍地石头都是宝。走在石头铺就的石板路上,头顶上也是石头。每一块石头,都是久远的历史,都有远古的模样,像蛙,像猴,像馒头,像神龟,像皖公神相,各具情态,惟妙惟肖。每一步都是神奇的风景,叫你怎么看都看不够。
天柱山有“古南岳”之称。汉武帝时封为“南岳”,后来帝王又封湖南衡山为南岳,此地便以“古南岳”称之。从大龙窝索道上来,第一处风景便是古南岳亭,里面立有一石碑,上面刻着《古南岳亭记》。天柱山不仅自然风光神奇,还有非常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说它是“安徽之源”并不完全准确,但是安徽省简称“皖”却与此密切相关。关于天柱山,关于潜山,人文底蕴深厚,今日登山游览,疲劳至极,暂时只能做些流水账似的行程所见。以供来访者选择参考,可以当作目前的最新攻略啦。
2017年7月18日星期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