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故乡之潜山行(2)

■ 王爱娣(2017-07-20 01:43:57)

下山去县城

    本来想今天一早起床,赶早班车下山,去赶下一处景点。结果,昨晚深夜难眠,至两三点钟才渐渐睡去。今晨,九点多醒来,疲劳未尽。醒来后,发现两腿疼痛,看来今天徒步游览并不是一件轻松快乐的事情了。
    起床后就收拾行李。住在农家乐有个极大的好处,桃园山庄的楼上走廊很宽敞,晾晒衣服非常方便,昨天洗的所有衣服,一夜全部晾干。收拾完毕,下楼,退房,已近十点。老板人非常好,开车把我送到游客中心的大巴车上。二十分钟前刚走一辆,只得再等半个多小时。好在自己有书本,掏出来看看,写写,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十点四十六分才发车,到达潜山县城,下车步行一百多米到酒店。酒店就在县城中心舒州大道与南岳路的十字路口,交通方便,178元的网上订购价格,条件比一般的快捷酒店要好得多。因为中央电视台曾在此拍摄过同名电视剧,所以酒店取名“天仙配”。办理完入住手续,放下行李,已经十一点半了。今天的行程早在计划之中,就是去县城附近走走,皖光苑、孔雀坟、胭脂井等,都属于文化之旅。
 
走进皖光苑
    第一站,去皖光苑。这是潜山县博物馆,距离不远,那天从火车站过来时看到过,就在附近的一个岔路口。打开导航,显示距离1.6公里,也是咕咚可以到达的地方。从酒店出来,右转,沿着南岳路向前。已到中午时间,早已饥肠辘辘,觅食是少不了的大事。沿着街道走,也没看见什么好吃处。后来,发现李师傅老汤面还不错,店铺干净,墙上还贴着画儿,有点文化味道,便坐下来吃一碗牛肉面,8块钱。不过,面太硬,不是我想要的那种,充饥而已。向师傅打听皖光苑的地址,他一听我要去博物馆,就说我是“文化人”,然后跟我攀谈起来。他说,虽然这里有张恨水、程长庚,但是潜山人不懂文化,他们就会吃喝玩乐,博物馆平常也没人去,只是幼儿园老师经常带孩子们去参观,接受教育。他还说,安庆人比潜山好。他去过安庆,他们把严凤英的墓做在一个荷塘中间,还是汉白玉的。我笑笑说,她是英才,天妒英才,可惜就是死得太早太惨了。说完我就走了。他告诉我,一直向前走,不远,就在前面的交通灯口,向左拐进去就是。
    八百米的路程,平常只是几分钟的工夫,今天却走得比较艰难。走到交通灯口,就看到“皖光苑”的指示牌,向前300米,就是皖光苑景区,包括潜山县博物馆、天柱山地质公园化石馆、程长庚纪念馆和张恨水纪念馆。这是一条柏油路,道路两边树木高大,一片林荫。中午时间,阳光特别强烈,知了在扯着嗓子叫,鹁鸪鸟也发出鹁鸪鹁鸪的叫声,一声声,很清晰,听上去并不凄惨。走过几户人家,忽然在一片绿荫中出现一座高高的砖塔,我知道博物馆就在眼前了。因为不收门票,大门敞开着。进门就看见一尊雕塑,一对洁白的孔雀缠绕着舞姿,便知它讲的是古诗焦仲卿的故事。臧克家题字“孔雀东南飞”。雕塑四周刻满了这首乐府诗篇。
    说皖光苑是景区一点也假。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园子,风景优美,草地青青,林木森森,相思豆和各种其他树木,高高矮矮,错落有致。紫薇花一陀一陀地盛开着。
    首先走进博物馆。正面墙上是毛泽东的名言:“人民认识自己的历史和创造的力量,是一件很要紧的事。”这里共有三个展厅,分别是文物精品展、铜镜精品展和古生物化石馆,里面都是些珍贵的文物。铜镜精品展厅里陈列着历朝历代的铜镜,从秦汉直到唐宋,明显发现铜镜的造型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变化着,汉代以前的铜镜多为圆形结构,到唐代则有了花的形状,到宋代,不仅有花边,而且还有了长长的手柄,便于手拿。把同类的东西放在一起,在比较中鉴别,在同中发现相异之处,在相异之中看到变化规律,这或许就叫研究了。
    从博物馆出来,从右侧一道小门进入后院,再从后院的走廊转过去,走到前厅,就是张恨水纪念馆了。纪念馆里关于张恨水的资料档案整理得很丰富,从少年才俊、新闻生涯、创作成就,到人生情怀、夕照青山,再到故土情结,最后是传播与研究。这里是池州学院的实践基地,想必该学院对张恨水的研究应该更深入了。纪念馆里有几处值得一提。一是关于“恨水”别名。张恨水原名张心远,1914年他为汉口小报“补白”时,首次署名“恨水”。这个恨水,是否如坊间流传,因为恋爱不成,恨“冰”不成水而取名,不得而知;二是他是以报人的身份开始文学创作,从事新闻工作三十年,文学创作五十年,办报的业绩非常了不起,文学功勋卓越。三是他的那份自书简历值得一读。四是读到他给儿子改的日记,以及给儿女的亲笔书信,让人感到家的温暖,父爱的伟大,与某些文人在文革期间为了保全自己而置儿子生死于不顾相比,显得伟大得多。说实话,张恨水的小说我真还读得不多,他的作品改编的电视剧也很少看,但文学史上,他的大名如雷贯耳,不可能不略知一二。
    景区内原来还有京剧名角程长庚纪念馆,转了一圈没有找到,询问工作人员,说是正在整理修缮,等待下一次的开馆展出。
    最后,穿过园中小径,沿着竹林,走到一处有池有塔的地方,前面的高塔就是太平塔,始建于晋咸和年间,是童师菩萨妙济真觉大师的舍利塔,跟今已1800多年,很有历史。
    在园子里整整转了一圈,一个多小时。这里环境清幽,林荫深深,鸟语花香。名人名物,历史文明,光焰万丈,照耀皖地。皖光苑,这个名称取得好!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天仙配假日酒店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张恨水手稿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张恨水在北京胡同的故居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张恨水幼时读过的书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皖光苑的太平塔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张恨水纪念馆
 
寻找孔雀坟
从皖光苑出来,步行到南岳路,在路边等车,去孔雀坟。
孔雀坟,也就是《孔雀东南飞》故事的发生地,如今已被打造成一个景区。该景区不在潜山县境内,而在怀宁县的小市镇,距离此地11公里。没有直达的公交车,也没有长途汽车,只能打车过去。问了几辆出租车,师傅都不去,说是修路,拒载。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借助其他交通工具了。正好一辆绿源电动车过来了,师傅问我去哪里,说明目的地后,他愿意去,价钱往返六十元,他愿意在那里等我。于是,坐上师傅的车就开始兜风去了。穿过县城,一直向东奔驰。顺便看看皖城的整体模样,感觉挺好。
走到皖城边缘,意外发现巨大的皖公神像屹立在城东出口处。据报道,这是县政府为了打造皖城文化品牌,斥资600万元建造的皖公神像。经过神像,就走上318国道,穿过车轴大桥,桥对面就是怀宁县了。怀宁怀宁,永怀安宁之意。仔细琢磨,父母为孩子取名要赋予其文化内涵,给地方取名也是如此。过了桥就是小市镇。从潜山县城开始,一路走来,不断看见“孔雀东南飞景区”的指示牌,原先还以为这个景点就在潜山呢。这个故事的男女主角以前都属于潜山县,后来重新划界,焦家畈归潜山,刘家村则归怀宁。争也争不得。如今,怀宁率先在刘家村打造了这个景区,并且把它作为一项重点项目,正在规划建设中。
沿着318国道,走了一段,道路平坦宽敞,虽然是电动车,也风驰电掣一般,清风拂面,凉爽怡人。然后,向右转,进入无名道路。这条路真的如出租车司机所说,在修路。这正是为打造景区而做的项目工程。道路全长3.2公里,整个路面全部被开膛破肚,乱石铺面,十分的崎岖。坐在车上,像地震一样,颠过来颠过去,车子咣啷啷地响个不停。人坐在上面,都被颠得肚子痛,真难为师傅了。我很担心,别把他的车子扎坏了,最后,我决定多付给他钱,还好,他蛮高兴。我对师傅很尊重,想必他能体会得到。在景区附近的商店买水时,店里只有一瓶最贵的维C100,我把它买来递给师傅,他还舍不得喝,我自己喝白水。颠簸结束,就到了孔雀东南飞的地方。
一座高高的城楼立于田地之间,园中崭新而仿古的汉代建筑与周围的村庄显得很不协调。进园需要买票,问问门票多少,检票员答曰:政府定价120元,现在优惠给你75元。天哪,里面就是一个园子嘛,怎么会有这么贵的门票呢?不就是一个合葬墓吗?检票的先生告诉我,墓就在前面的村子里,不收费。心想,真正的故事的终结点就在墓里,如果就去那里看看,也就算了。但我于心何忍?师傅专车送我过来参观,为了75块钱就不进园子,是不是会遗憾呢?留遗憾不是我做事的风格。犯不着多想,掏钱买票。然后,走进园子,快速转一圈。当时汉家食府里正在演出,工作人员热心地叫我去看,我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园子里面有些什么?都是些看得见的人造景观,皖城,汉街,庐江府,秦府,还有刘家大院、焦家庄园,等等。整个儿就是把那一首徐陵编在《玉台新咏》里的诗歌《孔雀东南飞》,翻过来,搭过去,掰裂了,碾碎了,从里面找出些文化因子,供游客观赏。园子里的所有设施都只是些空架子,没有内涵,连文字叙述都没有,不像张恨水纪念馆,里面档案材料充实其间,光辉万丈。此处景观里空空如也。“孔雀东南飞”只成了一个幌子,一个招牌,只有其形,没有其实。检票员说,景区占地三百多亩,别看收费这么贵,20几个工作人员,每天还要亏钱,问我信不信?我说,当然信!可是,就那么一个小小的爱情悲剧,给他们打造成这样一个巨大的景区,值不值得?过度的旅游开发,“前”途在哪里?这让我想起十多年前,去宁波,连上飞机前的几个小时,寄存了行李,我还跑到正在建造的梁祝公园看看,当时公园正在建设中,不知后来情况如何。梁祝的同窗就读,十里相送,翩翩化蝶,还都是些有情节的故事,也不知做成之后结果如何。同样的爱情悲剧,绍兴的沈园,做得就比较合适,一栋草屋,是陆游的故居,一个园子,两人曾经恩爱的地方,矮墙上刻写的钗头凤,是他们爱情的表白。真不知道这个孔雀园将来的发展前途怎么样,里面那个跑马场,会不会吸引很多人来跑马。
但是,这个园子里有一处地方很是特别,看后令人啼笑皆非。在焦家庄园对面,有一处荒草丛生的院子,正门紧闭,只有院门敞开,上面写着“爱的审判”。我很好奇,走进去看看,黑乎乎的木栏里面或坐或站着一些雕塑,看看后面的文字才知道,是对一系列爱情悲剧的制造者进行“审判”。他们是《天仙配》里的玉皇大帝,《孟姜女哭长城》中的秦始皇,《孔雀东南飞》里的焦母,《牛郎织女》里的王母娘娘,《梁祝》里的马文才,《西厢记》里的崔母,《秦香莲》里的陈世美,《白蛇传》里的法海,《钗头凤》里的陆母,《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里的孙富。再看看其他室内,还正在制作各种刑具呢。很有意思,的确有些别出心裁。我不知道,这个情节的创作者是想消灭人间悲剧,还是对制造悲剧者恨之入骨,誓将他们砸个粉碎,让人间悲剧不再重演?
从这个园子出来,我就打听焦刘合墓的所在地,前去凭吊。工作人员告诉我,向前走300米,再向右拐,走到一个村子里,在一个池塘边有一座坟墓,这就是当作两家求合葬的焦刘之墓了。墓碑也被重新修过,上面的字也是新刷过的。孔雀坟的真正景点就在这里。这么一点精华,被当地政府稀释成那样,将来不知道游客还能从中品出怎样的故事的味道?
返回到园子门口,又进去拉着导游小妹补拍两张照片,算是到此一游。照完相出来,师傅正在阴凉处等我。我们上车,返回。继续经过3.2公里令人心痛的颠簸,才终于走上康庄大道,回到潜山县城。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孔雀坟
 
二乔的胭脂井
回到潜山县城,师傅直接把我送到下一个景点——胭脂井。攻略时,网友说这个景点是在黄岭村,有点远,而且有图片表明,是在一处荒草丛中,撩开草丛,露出石碑,上面刻着“胭脂井”三个字,但今天这里距离我的酒店不到2公里,而且它已被建成了二乔公园。很大的园子,园子右侧,有一口井,上面连字都还没有刻上。我怀疑它就是胭脂井,但是,当地人又实实在在地说着它就是二乔的胭脂井。我也相信它就是了。
古井位于汉之皖城北乔公故宅,即今潜山县城东北处。据《三国志•周瑜传》、《安庆府志》载:汉末,乔公有二女居此,皆国色。孙策、周瑜步袭皖城,破之,获乔公二女,孙策纳大乔,周瑜纳小乔。二乔以残脂粉投入井中,日积月累,井水便泛胭脂色,故得名“胭脂井”。1986年10月潜山县人民政府公布其为文物保护单位。
从二乔公园出来,直接回酒店。800多米的路程,走得好辛苦。
 
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2017回故乡之潜山行(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