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东瀛漫记(三)

◎王爱娣

2018.6.19.晴。本州之行第三天:闲说日本语;惊艳富士山。

01  话说日本语

东渡日本,出发前无丝毫心动,抵达后亦无任何异国他乡之感,为什么?看看街头标志,哪怕是高速公路边的任何一个路牌,你就知道答案了:所有标识意义的文字都是汉字,虽然读音不同,有些词的意义也不尽同。在此顺便普及一下日本语的常识。

日本最初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因其与中国只隔一衣带水,所以日本先民把汉字引用过来表意,汉字的偏旁部首用来表音。草体偏旁就叫平假名,用于日常书写;楷体偏旁就是片假名,用来记录外来语。假名者,假借之名也;汉字在日语里就叫作真名。大和国语字典有汉字五万多,但目前常用汉字2136个。当初好奇,学二外,学哪种,不知道,读了一星期的韩语,然后跑去专心致志学日语。如今五十音图的平假名基本能够认读,基本语法单词会话还记得那么几句。再后来,做学位论文,自然涉及韩日语言中的汉字统计分析及留学生学习汉语的使用情况。

学日本语入门很简单,练几句会话比较容易,但是,入门之后就会越学越难,因为汉字、假名混用,读音意义复杂,语法又极繁琐,要真正学会日本语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至今连门也没摸着。

语言是用于交际的媒介或工具,文字是用来记录语言的符号,语言和文字是两种不同的东西,在日本语里这个问题表现得尤为突出。虽然日本语里有那么多汉字,仅凭汉字,你就可以畅行日本,但是,日本语和汉语却不是同一个语系,汉语属于汉藏语系,而日语至今系属不明。有研究者认为它是汉藏语系的藏缅语,有人认为它属于阿尔泰语系,也有人认为它是达罗毗荼语系、日本-高句丽语系,甚至有人认为它是南亚语、孤立语。

日本的文字很不纯粹,使用很杂乱,汉字和假名混用,一会儿汉字,一会儿假名,很多地方还用英语字母,比如昨晚住的酒店就叫Oiso & prince hotel。

现在想来,早晨用餐时,才发现昨晚住的酒店位置相当不错,村庄后面靠山,前面是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更令人欣喜的是,昨晚的凛冽寒风已经一扫而空,代之以晴空万里。蔚蓝的天空,湛蓝的海水,天蓝蓝,海蓝蓝,阳光很美。

八点半出发,离开山海相依的温泉酒店Oiso & prince hotel,前往富士山,途中,回顾一下昨天的细节。不知不觉中,富士山就到了。

五十音图

平假名

平假名及其罗马字音

片假名

片假名及其与汉字偏旁部首的关系

02  惊艳富士山

从酒店出发,穿越高速公路,沿途都是风景,一会儿看山,一会儿看海,山的苍翠,海的辽阔,就像彩色电影胶片一样,不断从眼前以快进的模式播放着。偶尔看见田园村庄,农作物在自由地生长,农家人在从容地生活,人与自然相处得如此和谐。

导游忽然指着一片菜地对我们说:“快看,那个老农在捉虫子呢。”当我们把眼光扫向窗外的时候,汽车已经急驰而过了。然后,他说,日本的庄稼基本不打农药,菜蔬上有虫子,他们都亲手捉掉。所以,蔬菜水果可以免洗,从店里买回来放心食用。此言不假,后来在京都的某个街边水果店,我们发现水果盒子上不仅标明生产日期,连谁家出产的姓名都打在上面。日本人把工作做到如此精细的地步,生产者也会对自己的产品负责任。日本的水质很好,自来水都可以放心饮用。记得在南大的时候,留学生常对我抱怨,他们不习惯这里的自来水不能直接饮用。

有田园必定有村庄,随后,我们看到路旁的一户户农家,家家都是那么整洁。房屋顶上纤尘不染,干干净净;小小的庭园,也都整齐清洁,小小的停车位也都方方正正,一丝不苟。日本盛产汽车,但是,日本人自己开的车子却很小巧实用,不讲派场,这样停起来也方便很多。日本的农家生活,竟是这般宁静祥和。

旅行的意义就在于不断地发现,体会一个民族生存的价值,追寻一种文化的奥秘。

我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车,一路看着,听着,想着,偶尔在手机里掐几行字,与远在他乡的人们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不知不觉中,下一个景点就到了。今天的主要行程是围绕富士山,从各个不同的角度领略并惊叹于它的美。

汽车转过一道弯,眼前突然一片开阔,有山有水,山青水秀。这片水域就是导游所说的河口湖,湖那边有一座山峰,从堆积得厚厚的白云中突兀而起,峰顶洁白,覆盖着积雪。很显然,它就是日本人心目中的神山,是世界各国人民熟知的富士山了!

富士山,我们来瞻仰你,亲眼目睹你的神采,你的芳容!

我立刻拿出手机,从车窗里抢拍一张,效果不错。

汽车开到停车场,我们下车,走过一段石子铺成的路,就来到河口湖边。人们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拍照了。相机,手机,眼睛,所有的聚光点都凝集在富士山。这里是一座公园,名叫八木崎公园。春季在日本,可以透过樱花远眺富士山的烂漫,我们错过了春天,却在另一种花海里奇遇了富士山的芳香。八木崎公园是一片薰衣草的海洋,此时六月中下旬,17000平方米的薰衣草正当吐露芳菲,馨香馥郁。放眼望去,远近各处皆美景。庄严的山景,灵巧的湖景,浪漫的花海,相互映衬,构成一幅无与伦比的富士山景图。更有纯净洁白的浮云,厚厚的,堆积在山峰的周围,不断地变幻着,衬托着,让富士山变得神秘莫测。白云也在与山神嬉戏,一会儿遮挡它隽秀的容颜,一会儿又露出它的神奇威严。富士山真美啊!可我实在找不到恰当的语言来形容它。二十年前学过的日语,从来没有巩固,出发之前也因忙碌从未温习,然而,此刻脑子里却突然蹦出几个简单的句子来:

富士山は高いですね!

富士山は本当に美しすぎる!

富士山は素晴らしい!

课堂上,日语老师当年读的课文《富士山》里的句子,他朗读时的语气语调突然复活了,这是富士山的神力所致么?富士山太高,太美,太神奇了!

很想坐在湖边,静静地看着,细细地品味,慢慢地体会湖水那边浮云衬托下的富士山的神秘莫测,感受它的神奇美丽。可是,我又不能摆脱一个世俗之人的做法,端起相机,举着手机,对准富士山,拼命地拍照,希望留住它的美,直到千万里之外,它仍然留在我的手里,牢牢地握住,遇到情趣投契者告诉他,这就是我当年看到的富士山。

导游下车时,告诉大家要记住返回的时间——11:15,可是,我楞把它记成了11:30。途中,有团友问我集合的时间,我都是这么说的,以致于我和同行者迟到了一刻钟,非常抱歉。这是跟团旅游的弊端之一,不能充分享受心爱的美景,一个小时,要走一遍公园,要拍下富士山的各种美,还有自己和它的合影,时间实在仓促得很。

离开八木崎公园,以为就此和富士山道别了,殊不知,到别处,从另一个角度看富士山,它又有一种别样的美。今日一整天,我们都在围着富士山转。

在一处旅游休息处,我们停车午膳。这里聚集了很多游客,看装束举止,听语言交流,就知道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中国人。食铺外面,推拉门边,放着一些和服,花花紫紫,红红绿绿,还有木屐。大家争相试穿,拍照,假装一回东洋女子。人们穿上和服,搭上衣带,很像那么回事。直到后来,在京都的花见小路,看到街上很多穿和服的女子,染黄的头发,已经让我看不出真假,于是,我好奇地问日本导游王さん:“你能分得清他们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吗?”他非常肯定地说:“分得清!”“凭什么?”我追问。“看走路的样子,日本女人很温柔娴淑,她们走着小碎步。”原来如此。

午餐过后,昏昏欲睡中,我们已经乘车去富士山五合目,近距离看富士山的真面目。山脚下是森林,导游告诉我们,那叫死亡森林,因为走进去,你很难走得出来。他指着路边树林上的红丝带告诉我们,那些是路标,有人进了森林,万一出不来,就去找红丝带,它就是向导。

五合目,即第五高度的意思,此处海拔2305米。从照片里看富士山,或许觉得它并不伟岸,然而,它的实际高度为3776米,比秦岭主峰太白山还要高9米。当年登上太白山顶时,我们被凛冽的寒风吹刮,其情其景历历在目;如今登上富士山,情况却大不一样。汽车可以直接开到五合目,无须登山,步行几十米就是观景台,直接面对富士山麓。今天天气晴朗,没有寒风,温度在摄氏10度以上,穿一件厚外套就够。

在观景台上,面对云遮雾罩的富士山,我们看到的只是偶尔一现的侧影,山坡上尽是火山灰,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富士山是一座活火山,据说300年活动一次,上次活动距今已经300年了。它会随时有活动的危险吗?山坡上云来雾去,很难看到它清晰的面容。太阳出来,我们也偶尔能一睹其真容,幸甚至哉!

从五合目下来,我们乘车一路穿过郁郁葱葱的森林,前往忍野八海。记得导游曾经说过日本人的一个性格特征就是“忍”,忍野八海的忍,跟性格有关吗?这个名字还让人想到早年的一部美国动漫片——《忍者神龟》:在纽约市一条大街的地下管道里住着四只功夫高强的忍者神龟和他们的老师斯普林特——一只来自日本的超级大老鼠,为了保卫城市家园,他们同狡猾的巴克斯特·斯多克曼博士、紫龙帮的坏蛋以及一伙神秘且训练有素的忍者(史莱德的部下)展开殊死搏斗。呵呵,写到这里,忽然觉得,中国古人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有道理的。读万卷书在前,有了万卷书的储备,再去行万里路,你就会看到别人看不见的风景——藏在风景背后的历史文化和精神风貌。有时候,行路是对所读之书的一种印证,是对读书意义的一种强化。行路途中,面对千奇百怪的风土人情,你会感到无比的喜悦,兴奋和激动。

忍野八海,实际上只是一个农家小村寨,美其名曰度假村。但是,这里格外干净整洁,即使是农家小院,也都花团锦簇,生活非常有序,有格调。每家都有小汽车,停车位小巧方正。寨子的中心有一处集市,专售旅游纪念品和当地食品之类,大家可以在此品尝各种特产。这里还有一个流水处,上有神像,据说这水是从富士山上流下来的神水。大家都去掬一捧喝到口里,品咂一下,体会神水的滋味——什么味道也无须有的味道。

在这里,我们透过农家庭院的悠闲静谧,看到了暮色苍茫里安闲富态的富士山。这与在伊豆恋人岬,从海的角度看见的富士山又根本不同。望庐山时,东坡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今日看富士山也与此同感,只是富士山美得高、冷,神秘莫测,让你无法真正走进它。

仙客来游云外巅,
神龙栖老洞中渊。
雪如纨素烟如柄,
白扇倒悬东海天。

这是日本江户时代的一位诗人描绘的富士山。除了这首诗,在日本,还有多少种艺术在歌吟它,描绘它,又多少种有品牌在借用它的名字,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今天看到了真正的富士山,看到了它在不同角度的容颜。

从集市中心步行几百米,回到停车场,约定6点集合。此时,天色已黄昏,路边的杜鹃花在绽放,粉粉的,悠闲自得。汽车启动,出发,前往今天的住宿地——南箱根山上的温泉酒店。到达时已经八点,暮色深深,正好已经到了司机必须下班休息的时间。

IMG_5642_副本

从车窗里抢拍的富士山

1026108413

透过薰衣草的花香看富士山

IMG_5665_副本

IMG_5651_副本在八木崎公园亲眼目睹的富士山

IMG_5828_副本

在五合目零距离看富士山

IMG_3944_副本  DGWP5563_副本在忍野八海度假村,从农家庭院里看到的暮色苍茫中的富士山

2093734822

在伊豆恋人岬,从海的角度看富士山

IMG_5317_副本

IMG_5816

IMG_5812在五合目富士山博物馆,从视频里反拍的富士山

听说昨天大阪又地震了,朋友们挺关心,在此报个平安:我在这里挺好的!我整理了几张新近的照片,发到朋友圈。有朋友回复说:不只是挺好,而是非常好。呵呵,因为一个行者应该有的态度我都具备,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如此说来,岂有不好之理?

对于多地震的日本来说,6.1级的震级并不太大,但是,有伤亡,尽管只是三个人,它也是灾难。日本的房屋都不太高,木制结构为多,据说这样利于防震。

发表评论